当前位置:美文网 > 情感电台 >

 桃花雪,梨花落

时间:2020-09-27 16:07 

  初春的枝头上,桃花还没有开,下雪了……
 
  不记得某个冬日的转角,我曾用意念煮过一盏桃花雪,清冽的香气在记忆里扎根,长成了一个期待的符号。
 
  我的期待是纯正的冷色,却不失玫瑰的成分。
 
  雪在下,掩盖了昨夜的叹息,一些声音很远,类似鸟鸣或风的耳语,我不好区分。
 
  不再审视一段留白的深浅,此时,我的眸里全是洁白的花朵,它们翩跹进一些记忆的窗口,为故事铺垫着生动的对白。
 
  也曾在夜里模拟过一些对白,那些无声无息的心语,是我走过深夜平原摘回来的一些果子,它们很小,受过冰雨的洗礼,在针眼的伤痕里,我看到了酸涩的蜜意。
 
  曾经,我种下一棵心愿,在那个春天盛开了满目的芬芳,当我灵魂的主色和它们相遇时,碰撞出无数的火花,于是,幽蓝色旋律在我的天空里铺展,从盛夏的荷花香到雪花的绽放,季节变换了四季的模样。
 
  还会怀念我们的九月,是你给予我蓝色的温润。那时,月亮之上有神秘的牵引,朦胧的程度就像你给我的期许。
 
  好想站在雪梨花树下,为自己拍几张风景照,穿上一条樱桃红的裙子,戴上黑色的墨镜,可是我的墨镜坏了,遮不住我憔悴的眼睛。
 
  很想知道你那里下雪了吗?张不开的口宛若哑剧人的表演,而我只是不想问。其实,有些话一直想说给你听,可总是找不到要说的理由,原来,一个开口的方式真的很难。
 
  也曾幻化过温暖的场面,七颗星星照亮你黑色的眼睛,蓝色的笑意在你脸庞上荡漾。月华萦绕着一座桥的延伸,那是不分南北的相遇,是我们的初见,也是永恒。
 
  房檐的冰凌那么凄美,就像你留给我的印象。扎心的不是冷兵器,无辜也并非绝对的透明。冰冷不是记忆的错,有些路过总是很迷惑。
 
  不再扮婉约的姿势,那本不属于我的风格,我有我的率真,不需要解释给谁听。
 
  漫步在春的前沿,看雪花恣意飘舞,我用纯白的文字弹奏心曲,倾诉给走过的路途。
 
  煮不出桃花雪,我饮一壶梨花落,自斟自饮清歌伴,独舞弄风,自逍遥。从此,愿不再想起。

上一篇:相遇那一天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