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美文网 > 情感电台 >

这世界,美丽易碎

时间:2020-09-27 16:05 

  无论时光如何荏苒,人们总会说起童年,用追忆的步伐去访问某些逆行的梦。
 
  曾经,我也是个孩子,用无敌的稚嫩编织出各色的梦,把它们装在一个七彩糖罐里。在夜里,我枕着月亮入梦,星星都是甜的。
 
  九月的黄昏很美,那年我八岁。在火烧云飘舞的路上,爸爸飞快地蹬着自行车,我们一家四口都在驰骋。微风拂过我的羊角辫,一只苹果在笑。爸爸说:“华华,你坐好!”
 
  生旦净末丑的表演,太不适合孩子看,但我和弟弟都坐在观众席,因为,爸妈是戏迷。当大花脸出场的那一刻,弟弟哇哇地哭出了声,看着妈怀里吓坏了的弟弟,我憋屈的情绪顺势爆发出来:“这戏,太难看了!下次不要带我来。”
 
  那晚,看完戏后,在回家的路上,爸爸的自行车摔了一跤,我的腿受伤了……
 
  很多年以后,这个场景依然如新。每每和妈说起,就像发生在昨天。
 
  再忆起当天的情景,觉得是那么的幸福美好。那时,爸爸很忙,难得能组织家人们去看戏。我腿上的疤痕尽管已被岁月抚平了轮廓,但仔细看时,还是能看到。
 
  时光可以带走很多东西,消失的爸爸,分别的路口,还有一些没有长大的梦,但带不走的,是还想在原地停留的心。
 
  我时常会坐在时间的缝隙里,把玩思绪里的水晶球。它很晶莹,宛若时空的眼睛。当我和它对视的时候,我的眼里溢出了海洋,很咸、很咸。
 
  此时,电视屏幕上播放着秦腔,妈认真地看着,生怕少看一眼会跟不上她热爱的节奏。而我会陪在她身边,佯装自己也能听懂,只为呵护这份美好,让妈开心。
 
  有些酒一直都热着,只是约酒的那个人再也不能一起喝了。
 
  三年前的一天,大概是七月,阿立的儿子满月,那天的我们开心极了。他的儿子非常可爱,是个白胖且有灵气的婴儿,两只小粉拳不停地挥舞着,像是在说:上酒、上酒。孩子的妈妈也很胖,她的笑特别柔软。
 
  中午的时候,小亮、鹏飞和阿立都喝飘了,他们说了不少搞怪的话,追着相互打闹,把我和小敏笑得前仰后合。
 
  大家似乎还不过瘾,下午,我们又换了场子。
 
  坐在街边的烤肉摊前喝酒,在夏天是最爽的事情。我那天穿了条黑白波点的连衣裙,腰前面有一个大蝴蝶结,算是挺美,他们都夸我好看。
 
  心情正在酒里飘扬的我,忽地被大姨妈的肆虐搞乱了阵脚。
 
  在去卫生间的路上,感觉全世界都在看我裙子后面的血色涂鸦,好丢脸,莫过于此。
 
  其实,我不怕阿立、小亮他们笑我,我们是铁哥们。在他们眼里,我似乎没有性别而言,主要是介于阿立的那几个朋友。
 
  从洗手间出来的我,像是掉到河里刚爬上岸的人。提着湿哒哒的裙摆,强装自然地走过去。
 
  阿立和小亮都忍不住笑出了声,我跑过去打他们,大家都笑了,我也笑了,笑在尴尬和知心里。
 
  黄昏的时候突然下起了暴雨,我们转移到饭店里面继续喝,一直喝到子夜附近。
 
  分别的时候,大家都恋恋不舍。阿立说下次咱再聚,他发现了一家菜馆不错,说下次就去那里。
 
  忙忙碌碌中,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又是一年多。那天很冷,飘着雪花,小亮发来消息:胖哥走了。
 
  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连忙问小亮怎么回事?小亮发过来一个大哭的表情,说:胖哥突然不在了...我已泪流满面。
 
  阿立的头像一直在我的好友排列里,我舍不得删掉,他是我的好兄弟,永远都是。
 
  有些美丽只是一个画面,像瞬间划过的流星,当你想再次访问它的时候,已经不可能了。
 
  这世界,美丽易碎,我们都应该倍加珍惜拥有的美好,用行走的足音芬芳每一寸光阴,让此生无憾。